网站服务热线:
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 > 技术应用 > 正文

20世纪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

作者:admin发布日期:2016-03-10

  20世纪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张延杰(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吉林长春130024)用。首先,19世纪中后期在美国兴起的自然资源保护运动开创了政府管理和控制资源的先例,对曰后促进民众环境意识的觉醒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为环境保护运动的前奏;其次,20世纪三四十年代美国早期生态学者利奥波德以生态学为基础创立的土地伦理思想为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奠定了思想基础;最后,到20世纪60年代,美国经济高速发展,民权运动不断高涨,社会动荡不安,各种社会思潮流行,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等一系列因素促使环境保护意识最终形成和普及。

  张延杰(1975?)女,吉林长春人,东北师范大学历史系硕士研究生。

  20世纪60年代,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反污染、反公害的环境保护运动逐渐在美国兴起。时至今曰这场全民环境保护运动不仅在美国国内产生重要影响,而且也成为全世界环境保护事业的开端。

  值得注意的是,在60年代以前美国的报纸或书刊里我们几乎找不到“环境保护‘这个词。这说明,在此前’环境保护”并不是一个普遍存在于美国社会意识和科学讨论中的概念。而“环境保护”一词的从无到有,明显地反映了60年代美国环境问题被人们提到议事日程中来以及环境保护思想逐步形成并逐渐被公众普遍接受这一事实。本文试图就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进行分析,以便我们更深入地理解在这一过程中,究竟有哪些因素发挥了重要作用。

  一、19世纪后期美国自然资源保护运动的发生及发展19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美国经济呈现高速发展的趋势1.到90年代末,美国已拥有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其工业产值跃居世界首位,占世界工业总产值的1/3弱,打破了英国工业的垄断地位。在整个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以消耗自然资源为基础的工业部门,如钢铁业、石油开采业的发展速度极为惊人。这些工业部门的迅速发展导致了自然资源的不断破坏与浪费。同时,又由于联邦政府一贯奉行的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政策使无计划无节制地开垦土地、开发资源现象日益严重,更加深了自然资源的浪费程度。但是,自然资源的这种惊人破坏与浪费却并未引起大多数美国公众的注意。当时很少有人认识到,煤炭、石油、天然气等自然资源是不可再生资源。地大物博、美丽富铙的北美新大陆使众多移民们相信,美国的自然资源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美国人这种盲目乐观心理更加剧了资源的浪费。

  但是,在19世纪后期,美国的一些科学家和有识之士已经开始对自然资源的破坏和浪费以及可能产生的后果,表示出深切的忧虑。他们积极阐述社会发展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呼吁政界和公众保护自然资源。于是,19世纪70年代以后,在美国工农业迅速发展的形势下,由于进步主义改革思潮的推动,保护自然资源思想逐渐形成。与此相适应,一场保护自然资源运动也逐渐兴起。

  在这场运动中,以西奥多。罗斯福总统和农业部林业局局长吉福德平肖为代表的保护主义者所倡导的保护自然资源活动居于当时的主导地位。他们认为对自然资源的保护应当以开发为前提,以“聪明的利用和科学的管理‘为原则,使每一部分土地和资源都得到充分合理的开发和利用,以造福于社会和公众。同时,他们主张将自然资源控制在国家和公众手中,而不能分给个人所有,并且需要政府来控制和管理这些自然资源以防止因缺乏科学知识而导致的个人滥用。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他们强调人类的理性,认为人类有能力并有责任去建立一个可以适应整个人类共同体需要的自然和社会环境。正如平肖所说:人类第一重要的责任就是控制他们所生活于其上的地球。

  事实上,这种保护自然资源思想体现了功利主义自然观和人类中心论,即在人与自然的关系上,把人放在征服者的地位,并且认为作为自然环境的主人,人类有责任消灭对自己无用的物种,发展对自己有用的物种。他们坚信,科学能够教导人们改造自然,利用开发自然。向自然索取的越多,人们的收获就越丰盛。这种保护自然资源政策的实质是“保护国家的经济体系,而不是自然的经济体系”121从进步主义时代开始,由专业人士所倡导的自然资源保护主张不断为联邦政府所采纳,它进而颁布了一系列合理利用自然资源的法令,并收回了大量土地、森林、草原作为公共保留地,建立了更多的自然保护区。这种保护自然资源政策体现了当时国家干预经济的思想,顺应了进步主义改革趋势,收到了一定成效。

  然而,在推动运动前进的过程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和困难。首先,在社会意识方面,自由放任思想是传统思想,仍然在当时美国社会有很大的影响力。

  许多持自由放任思想的人对自然资源破坏和环境恶化抱乐观态度,认为听任形势发展,自然或上帝会找到解决问题的办法,对想介入这个自由发展过程的那些人抱抵触态度,并谴责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是生活3(P364)其次,在联邦政府的政策方面,老罗斯福政府将土地、森林收归国有的政策同铁路经营者和土地投机商等许多特殊利益集团的利益相冲突。所以,在这些利益集团的压力下,国会总是拒绝为自然资源保护计划拨款,导致国有土地缺少管理而经常被非法侵占和掠夺。但是,无论怎样的困难都阻挡不了自然资源保护运动的前进和发展。这一运动开创了联邦政府管理和控制自然资源的先例,标志着美国人已经开始摆脱自由放任的传统思想束缚,逐渐认识到某些自然资源的不可再生性,对曰后促进其环境意识的觉醒产生了重要影响,成为20世纪60年代环境保护运动的先声。

  二、生态学理论的形成及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思想早在18世纪生态学思想即开始形成,并分别以英国自然博物学者吉尔伯特怀特和瑞典植物学家卡尔。冯林奈为代表,形成生态学上的两大传统,即倡导田园主义人与自然和平共存的“阿卡狄亚‘传统和希望通过理性实践与艰苦劳动达到人对自然统治的”帝国“传统。到19世纪中期,达尔文物竞天择的进化理论即是以生态学为基础的。1866年德国生物学家赫克尔首次提出”生态学"(ernlogy)一词,并将其解释为是“一门关于活着的有机物与其外部世界,包括它们的栖息地、习性、能量和寄生者等的关系的学科2(P192)至20世纪三四十年代,生态学开始以单独学科的形式出现并发展起来。

  1935年英国生态学家坦斯利提出了“生态系统(-cosystem)概念,从而使生态学思想更具系统性和条理性。他认为”只有在我们从根本上认识有机体,不与它们的环境分开,而与它们的环境形成一个自然生态系统时,它们才会引起我们的重视。4(P224)在美国最早一代生态系统论者中,著名科学家奥尔多。利奥波德,被誉为“美国新环境理论的创造者' 1949年出版的沙乡年鉴就是利奥波德生态学理论研究的集中体现与总结。在书中,他针对当时流行的功利主义自然资源保护运动中出现的问题和弊病,提出了土地共同体和”土地伦理“的思想。这种思想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利奥波德认为,长期以来,土地只被看作是人的财产,人和土地的关系都是以经济为基础的。

  因此,人只需要特权而无需尽任何义务。关于当时进行的自然资源保护运动,利奥波德指出:在美国资源保护中有一个非常明显的倾向,即要让政府来做所有的一切、私人土地拥有者们未做到但又必须要做的工作。151(P202)他认为,“一个孤立的以经济的个人利益为基础的保护主义体系,是绝对片面性的。15(P203)针对这种情况,他提出需要改变人们关于土地的观念。

  其次,利奥波德提出土地共同体的概念。他认为,土地不光是土壤,它还包括气候、水、动物和植物。所有这一切构成土地共同体。在这个共同体内,每个成员都有它继续存在的权利。

  最后,利奥波德提出土地伦理的思想。“土地伦理是要把人类在共同体中以征服者的面目出现的角色,变成这个共同体中的平等的一员和公民。它暗含着对每个成员的尊敬,也包括对这个共同体本身的尊敬。151(P194)他认为,目前的自然资源保护运动‘趋向于忽视,从而也就最终要灭绝很多在土地共同体中缺乏商业价值,但却是(就如我们所能知道的程度)它得以健康运转的基础的成分”5(P203)他提出,“对这种形势的唯一可见的补救办法,就是使私人的所有者负有伦理上的责任”5(P203)使他们负起更多的义务,从而能够彻底解决由单纯的政府性保护而产生的问题。

  利奥波德的这种尊重土地,热爱土地的理论,是从总体上提出的,客观地认识人和自然关系的生态学的哲学总结,是历史上第一次从伦理的角度提出人和自然关系的准则。它打破了人类中心论的禁锢,重新安排了人和自然环境的关系,认为人只是整个生态系统的普通一员,“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应遵循自然规律而不应只从人类需要出发6(P920)但是,利奥波德的这种建立在生态学基础上的新环境理论在当时未能引起应有的重视。这是因为,一方面:〈沙乡年鉴问世的时候,正是战后美国经济空前发展时期,”人们不仅对自身的智慧和力量信心十足,而且对征服和利用自然的前途也是充分乐观的T,“对大多数人来说,还未曾想过要把自己置于自然共同体的普通一员的位置上去”1面,生态学概念在当时还是一个新事物,并未被普通人所认识,“即使在那些认可了这种生态系统论的人们中间,利奥波德的理论也被很多人概念化了”,“直到60年代,这种理论还主要停留在论述上,很少产生实际效用。15(P235)所以,功利主义资源保护理但是,利奥波德的新环境理论却为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奠定了思想基础。因为,一种普遍存在的社会意识是不可能凭空产生的,它必然需要一种科学理论作为基础。生态学作为一门单独学科的出现与发展为人们自然观的转变提供了科学理论指导。在利奥波德所处的时代,作为新兴学科的生态学正逐渐揭开自然界的秘密,而利奥波德是第一个领悟其中含义的人。而他所创立的以生态学为基础的土地伦理思想则强化了人们对土地的了解,从而激发起人们对土地共同体的热爱和尊敬,使人们产生一种行为上的道德责任感,进而为维护这个共同体的健全功能而共同努力。这样,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概念就为而后兴起的美国全民环境保护运动提供了有力的思想武器,成为民间环境保护组织和政府机构的行动宗旨。因此,正如美国著名环境史学家苏珊°福莱德评价的那样,利奥波德的沙乡年鉴>”是自然史中的一部经典,是环境保护主义的圣经。是利奥波德为一代人指出了一种新的自然观和一个用以透视人与自然关系的新视角。1 5因此,他成为美国新环境思想的“无形领导者‘也是顺理成章的。

  三、20世纪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于联邦政府干预经济的活动不断加强,大大推动了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发展,使公共开支不断扩大,消费信贷增长,加之以电子计算机为代表的第三次科学技术革命的发展,使战后美国经济高速增长,成为世界上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到60年代,美国经济“保持了长达106个月的持续增长,成为战后美国经济发展最快的时战后的经济繁荣及新技术、新发明的不断涌现,提供了广泛的就业机会,使相当多的美国人分享了美国社会的富裕,扩大了美国中产阶级的队伍。这部分人的生活变得比从前更加安逸和舒适,物质欲望被极大地刺激起来,消费主义蔓延整个社会。许多人都在以其消费的数量来衡量个人的成功与否、成功的程度。而政府及各企业也都提倡各种超值超前消费,认为人类的生产就是为了消费,消费是促进生产,加速社会进步的唯一手段。

  这种消费主义生活方式的盛行,一方面加速了对自然资源的掠夺性开发;另一方面产生了大量工业废料、废气和生活垃圾,造成了森林、土壤、水和空气的严重污染,以至在战后至60年代期间,“公害事伴‘层出不穷,导致成千上万人生病,甚至有不少人在’公害事件”中丧生。在这些“公害事件”中,以洛杉矶光化学烟雾事件最为引人注目也最具代表性。

  1936年,在洛杉矶开采石油后,刺激了当地汽车业的发展。到40年代初期,洛杉矶市已有250万辆汽车,每天消耗约1600万升汽油。但由于汽车汽化率低,每天有大量碳氢化合物排入大气中,受太阳光的作用,形成了浅蓝色的光化学烟雾,使这座原本风景优美、气候温和的滨海城市,成为‘美国的雾城。这种烟雾刺激人的眼、喉、鼻,引发眼病、喉头炎和头痛等症状,致使当地死亡率增高。同时,又使远在百里之外的柑桔减产,松树枯萎。7(P17)由于公害事件不断发生,范围和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感觉到自己正处在一种不安全、不健康的环境中。这种危机感的不断加深促使人们的思想意识发生了变化。人们开始重新认识人与自然环境之间的关系,开始反思自己过去对环境的所作所为。1962年,美国生物学家雷切尔。卡森发表了她的著名论著(〈寂静的春天。在书中,作者运用生态学中食物链的原理,提出了化学杀虫剂DDT中毒素的聚集过程,说明它不仅能杀死害虫,也能杀死那些吃了染上DDT的害虫的鸟类,并危害到食用了染上DDT的作物制成食品的人类。卡森在书中这样说到:“被撒向农田、森林和菜园里的化学药品也长期存在于土壤里,然后进入生物的组织中,并在一个引起中毒和死亡的环链中不断传递迁移。有时它们随着地下水流神秘地转移,等到它们再度显现出来时它们会在空气和太阳光的作用下结合成为新的形式,这种新物质可以杀伤植物和家畜,使那些曾经长期饮用井水的人们受到不知不觉的伤害。18(P5)卡森的这番话并不是危言耸听。1963年,当时在任的美国总统肯尼迪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调查这一问题。该委员会证实卡森对农药潜在危害的警告是正确的。寂静的春天刚一出版即受到了来自生产农药的化学工业集团和使用农药的农业部门的猛烈攻击和指责。发生这种情况是不足为奇的,因为她的书使广大读者意识到,必须控制那些生产和使用化学农药的企业,他们的不断发展就意味着地球生命的不断毁灭。面对杀虫剂DDT带给自然和人类巨大危害这一铁的事实,人们不再沉湎于对科技力量的盲目崇拜,不再为已取得的科技成就而感到骄傲自大,而是开始反思和批判。在现代科技力量带给人们方便和舒适的同时,带给大自然的却是破坏和灾难。而人类不仅不能凭借科学技术完全脱离自然,相反,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是建立在大自然整体生态平衡的基础上的,人也是大自然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对自然环境的破坏程度如果不断加深必然会威胁人类自身。

  人信服的论证,唤起人们对自然环境的关切和重视,改变了人们头脑中传统的自然观念,从而影响了历史进程的发展。现任美国副总统阿尔戈尔在给寂静的春天的1990年版作序时,曾经这样评价说:“如果没有这本书,环境运动也许会被延误很长时间,或者现在没有开始。寂静的春天播下了新行动主义的种子,并且已经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中。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寂静。她惊醒的不但是我们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9(P10-12)就在卡森向人们发出严重警告的同时,60年代的美国,在经济繁荣与富裕的背后,贫困、失业、种族歧视等社会问题日益突出与尖锐。在国际社会上,美国已深陷越战泥潭,难以自拔。同时,美苏核军备竞赛不断升级,整个世界被核战阴云所笼罩。所有这一切造成了60年代美国社会的异常动荡与不安。从50年代中期开始的黑人民权运动,冲破了当时沉闷室息的政治局面,为60年代群众运动的普遍高涨揭开了序幕。于是,以黑人民权斗争为先导,反战运动、新左派运动、妇女运动等社会运动相继展开并于60年代后期逐步走向高涨。

  就在这一系列群众运动风起云涌之时,各种激进的社会思潮也随之而起,并向美国传统价值观念提出挑战。在人与自然关系上,以反正统文化的主张最具反叛精神。反正统文化论的嬉皮士们认为西方现代工业文明的发展导致了人们对科学技术的盲目崇拜,以为科技可以解决人类一切问题,可以使人类摆脱自然束缚并能不断征服自然。其实,科学技术‘给人类带来的与其说是幸福,还不如说是苦难。110(P128)在人类陶醉于技术发明的业绩时,人类最宝贵的自然本性已被放在了从属地位,甚至已被工业机器所扭曲和扼杀,人类已失去了自我。基于这一点,反正统文化论提出打破技术万能的口号,而摆脱技术统治的最佳途径莫过于返回大自然,与它共生共息,最终走向“天人合一”。他们认为,人类只有在与自然的和谐相处中,才能“找回在现代社会中丧失的永恒原始的情欲和文化创造的冲动力,以摆脱人类的精神危机,达到'文化超越’的理想”1111反正统文化的这种关于人与自然的主张,使越来越多的人们逐渐摆脱传统价值观念的束缚,认识到在自然面前,人类自以为依靠科技力量就可以以征服者自居的心理是错误的。人应该把自己看作是自然的一部分,要将自己融入自然当中,并在其中发现真正的人性。只有这样,人类才可以保持自身的自然天性,不至于被工业文明所异化和扭曲,从而陷入痛苦的精神危机当中。而工业文明不断扩张已使大自然遭到严重破坏并有被其毁灭的危险。为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人们必须行动起来,保护大自然免受工业文明的侵袭。因此,反正统文化的自然观促使人们思想观念发生了变化,从而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公众环境保护意识的产生。

  这样,到20世纪60年代,在公害事件层出不穷,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生态危机不断加剧,民权运动蓬勃发展的形势下,一种以生态学为基础的环境保护思想逐步形成并为广大民众所普遍接受,成为环境意识的主流。这种生态环境保护思想一方面吸收了利奥波德的土地伦理的思想精髓,强调人类的生存与地球上的其他生物的生存是建立在同一基础上的。它要求人们应以平等的态度去对待自然界中的一切。人们对待自然应有一种道义和责任而不应再以征服者和索取者的面目出现,否则就违背了人类对自然的道德和伦理。另一方面,环境保护思想借鉴了老罗斯福时代资源保护运动的经验,认为联邦及各州政府应运用法律和行政手段切实对环境保护工作加以规范和管理,避免出现由于自由放任所引起的严重资源浪费与破坏。同时,反正统文化中重归大自然的主张也被环境保护思想所汲取,强调人类保护自然环境不仅仅是从自身的生存发展需要出发,而且也是避免人类灵魂受工业机器奴役而导致人性异化、精神空虚的有效途径。

  虽然环境保护意识正在为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但它毕竟有别于美国人传统价值观念。因为这种生态意识‘强调的是事物的整体性而不是个别,是事物之间的联系和合作,而不是分离和对抗“1121(184)从这个角度讲,这种生态意识具有颠覆性质,”它颠覆的正是美国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的价值观12(P184)因此,在环境保护意识树立过程中,不可避免地遇到了来自传统势力的反对。同时,由新环境意识推动起来的环境保护运动主要针对的是各种工业废气、废料对自然环境的污染与破坏。而反工业污染运动必然会与工业集团的大企业主利益发生冲突。上面所说的化学工业集团群起指责卡森的:〈寂静的春天就是一例。但无论怎样,环境保护已成为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因为它并不是要求人们放弃已有的生活方式,而是要人们追求一种更加文明的生活方式,从而维持自然界的和谐与稳定。它的理想是要从以往的渔猎文明、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社会中走出来,走向生态文明这一人类社会的新阶段。而这正符合了大多数人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所以,环境保护意识能够为人们普遍接受的原因也正在于此。

  20世纪60年代美国公众环境保护意识的空前觉醒推动了环境保护运动的兴起。从60年代开始,各界有识之士,包括科学家、政治家、社会活动家积极投身环保运动,揭露环境污染与公害事件,并向政府发表呼吁,要求政府与企业界重视生态环境问题,并采取切实有力的措施治理和控制环境污染。联邦政府在此推动下逐渐摆脱功利主义原则,颁布了以立环境保护署等部门来管理和完善环境保护工作。

  美国公众的环境保护意识的觉醒及全民环境保护运动的发展也影响和推动了其他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的环保运动,从而揭开了全球环境保护运动的序幕1972年6月5日,“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这是联合国史上首次研讨保护人类环境的会议,也是国际社会就环境问题召开的第一次世界性会议,标志着全人类对环境问题的觉醒,是世界环境保护史上的第一个里程碑。7今天,当我们回顾世界环境保护运动的发展历程时,我们绝不可能忽略60年代美国公众环境保护意识的觉醒对全球环保运动的推动和影响。但是,需要注意的是,虽然我们一直在尽力采取措施,治理和控制各种环境污染,保持生物多样性以维持生态平衡,但并没有遏制环境恶化的总体趋势。环境危害正由局部地区向全球扩散。正像有人说的那样,人类把魔鬼从瓶子里放出来却已没有能力再把它装回去。环境问题的解决单靠一些治理措施和法令是不够的。它需要人类社会更深层次的变革,包括对经济发展目标,社会组织结构和人类传统哲学观念的根本变革。而60年代美国环境保护意识的觉醒正是为人类迈向新阶段所做的必不可缺的准备,它在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中所产生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

  丁则民新“、”旧“资本主义交替时期的美国周毅。21世纪中国人的资源、环境、农业可持续发展。太原:山西经济出版社,1997奥尔多利奥波德。沙乡年鉴。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韩铁,李存训,刘绪贻。战后美国史。北京:人民出版社,1989.曲格平。环境保护知识读本。北京:红旗出版蕾切尔卡逊。寂静的春天。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年。

  阿尔戈尔。前言。寂静的春天。长春:吉林人民出版社,1997.庄锡昌。20世纪的美国文化。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3.侯文蕙。征服的挽歌:美国环境意识的变迁。北京:东方出版社,1995

(完)

更多资讯!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中国化工装备网 官方微博。

中国化工装备网